欢迎您来到中国荷都/中国十大魅力湿地---微山县·微山湖
今天是:
美文欣赏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大美微山湖 >> 美文欣赏 >> 详细内容
我爱那一泓水
来源:亓开平 时间:2013-11-01 点击数:543
    我爱那一泓水 海的宽阔,海的胸怀,海的浩瀚,海的恢弘,无可比拟! 然而,生在湖边长在微山湖边的我,却对那一泓湖水更是无比的崇尚和敬仰。 传说是很久很久以前,微山湖地区常年大旱,庄稼颗粒不收。百姓生活无着,常常四处逃荒。王母娘娘怜悯百姓死活,遂将蓝天撕来了一片铺向大地,生生造就了一个蓝蓝清清的微山湖。又将那云朵儿裁剪成点点白帆,撒向晶晶莹莹的微山湖面。从此微山湖区的百姓才有了丰衣足食的生活。 我在想,山有山的巍峨,海有海的磅礴,湖呢?湖是柔美的, 湖的俊美飘逸,就像渔家的姑娘,执著而善良。湖,不同于大海,它不受潮汐的影响。没有涨潮和落潮,也就不会掀起汹涌波涛。宁静的一湾湖水, 就像一块无暇的翡翠,闪烁着美丽的光泽。没有喧嚣,没有怒吼,她厮守着这片神圣的家园,年年岁岁,日日月月。 怀着对微山湖的无比敬仰和虔诚,我常常望着清澈明净、波光粼粼的微山湖水,浮想联翩。看云,看雾,看春去秋来;听风,听雨,听岁月的流淌。让那一分淡然,一分从容,一分娴静,和着隐隐的思绪轻轻沁进心底,在大湖的历史记忆中恣意穿行。 春天来了。暖暖的阳光洒在湖面上,鸟语花香,一幅生机勃勃的景象。水草开始偷偷地从水底下钻出水面,嫩嫩的,绿绿的,似乎还有点儿害羞。用不了多久,大湖上和那些叫作湿地的地方,就很快变成了一个绿色的世界了。 野鸭成群结队地在湖面上游着、嬉戏着。春天是繁殖的季节,水禽儿都忙着谈情说爱,期望一个个新的小生命早点儿到来。于是,那一湖水就是满满的一湖春情。 夏到了。万顷芦荡已是莽莽苍苍,郁郁葱葱。尤其是那湖中野生荷花连片盛开,“绿色的世界火样的海”,交相辉映,着实壮观。“舟前水泱漭,湖上山横斜。湖中何所有,千顷秋荷花”!怪不得有人不禁感慨:“黄山归来不看岳,微山归来不赏荷”,说得极是。渔家的炊烟伴着晨雾袅袅飘起,吹散了天空的云,吹弯了天边的霞。夏季,尤其是雷雨到来的时候想必最是热闹:天空中一道光亮闪过,大雨一落,湖面上绽放朵朵竞相开放的雨花,霎时会有一层雾气慢慢地向上腾去,一块块的墨绿,一层层的淡蓝,一朵朵的白色的云,竟也成了黑白灰的调子,恰似一幅难得的水墨山水画。 秋天来了。天高气爽,绿树成荫,蝶舞花飞,芬芳馥郁。看那一抹湛蓝湛蓝的湖水,一层薄雾漂浮在水面,一切的一切也就漾在了心底,着实让人心醉。秋天的湖静静的,静得宛如明镜一般,清晰地映出蓝的天,白的云。撑着油纸伞,在水乡静静地徜徉。将那些哀怨和彷徨,哀婉和惆怅,恍然流远,尽皆淡忘。清晨,初生的太阳给万物投下温暖的阳光,有渔人已经划着小船载着渔歌漂了来。临近傍晚,夕阳西下,水天一色,波光粼粼,花径蜿蜒,挑一担夕阳回家。月明之夜,有高士抚琴,雅士弄箫,悠悠绵绵,如秋水长流。月光如水,千万枝芦叶划过小舟,留下斑斑驳驳的潜影。银色月光笼罩下的湖水,映射出历史的沧桑和厚重。 月,永远属于秋。倘若是风清月朗之夜,水韵流香,驾一叶小舟,去湖中的芦荡边听蛙唱虫鸣,诚然是最惬意的了。 冬到了。春夏秋的霞光尽皆隐去。这里的山和水,都是灰濛濛的,那当又别是一番情趣。当冷冷的风把湖面慢慢的吹白的时候,你就仿佛置身于了一个银色的世界。倘若将那夏日里采撷的记忆,倾在那装满深情的菱香酒里,拈上几粒花生米,那酒中就又多了几分清香和甘甜。 此时,看芦花如絮,在寒风中漫天飞舞,唱着冬日的歌。湖面上已经完全结冰了,覆盖了厚厚的雪。干枯的芦苇还有那倔强的残荷,巍然屹立在寒风中,每一条脉络都流淌着不屈与顽强,期盼着又一个春天的到来。 我不喜欢喧嚣,常常远离小城一个人去静静地看湖。看了那湖水,就少了些许的癫狂,多了些许安怡。有时也小舟轻摇,划去心灵的感伤。追忆大漠远古蹄声,感悟古人一句句动人的诗行。遂将那尘封的情感,一股脑儿倾入大湖之中,永永远远地沉入湖底。 人更为稀少的时候,我就去湖心的岛子的凤凰台上。那里碧水蓝天,树木葱茏;柳丝摇曳,流光掩映;竹影水声,百鸟争鸣;阳光投影,参差斑驳。让你神清气爽,心悦怡然,真是妙不可言。所以,只要倦了,累了,总是喜欢到湖边上走走。看那红的像火,粉的像霞,白的像雪的荷。听着蛙鸣虫唱,嗅着那浓浓淡淡的荷香,绝然会把自己醉倒。 微山湖不仅是大自然的美。她历史人文的厚重,就像南国水乡之于江北的湖泊,泰山之于五岳。悠久的历史、丰厚的文化底蕴,造就和养育了微山湖区众多的志士贤达。 史载,夏朝中兴之主少康,明代抗倭民族英雄戚继光,清代著名廉吏仲永檀,东汉名将、荆州牧刘表,汉末著名文学家“建安七子”之首王粲,东汉末年著名医学家王叔和,魏晋玄学奠基人王弼,东晋思想家张湛,东汉末年著名唯物主义哲学家仲长统等均出生在微山湖畔。这些历史名人,成为中华文明史上一颗颗耀眼璀璨的明珠。 微山湖沉淀蕴藏的是天海的沧桑和历史的文化。湖陵城遗址,碧霞宫、关帝庙、皇华亭、三绝碑、乐道庵、昭庆寺、火神庙、华祖阁、顾家楼,独山岛火神庙、二郎庙、孔夫子楼、朝阳洞,马坡梁祝墓,微山岛三贤墓,两城伏羲陵、伏羲庙、圣母泉,鲁桥仲子庙、南阳清真寺及古镇遗址等,历史文化遗址比比皆是,多达几十处。 微山湖地区存有大量的庙宇亭台、古碑刻石、汉画像石等文物和古迹。微山岛及两城汉墓群、水下古留城遗址,蕴藏着大量的古文化秘密。那鲜为人知的湖底世界,湖底那不知名的美妙,常常萦怀于心,颇费猜度。 在众多的历史文化遗址中,最富盛名的当属微山湖中的汉留城、伏羲庙、微子墓、张良墓和梁祝的故事了。唐代诗人唐彦谦有五律曰:日晚宿留城,人家半掩门。群鸦栖老树,一犬吠荒村。唐著名诗人刘长卿在《晚泊留侯城》里也写到:访古此城下,子房安在哉?白云去不返,危堞空崔嵬。足可证明微山湖水下留城及留侯张子房史实无误。 清人胡翼廷有诗曰:微山四面水围村,一带人家翠掩门。鸡犬桑麻风景异,俨然世外作桃园。难怪有人说,微山湖的美,是写不尽的一首诗,唱不完的一曲歌,画不完的一幅美丽的风景画。 我想,假如我是一个诗人,我就再把李杜请来;如果我是一个音乐家,那我就把伯牙和师旷请来;如果我是一个画家,我就把吴道子和白石老人请来。假如我是一个书法家,我也会把二王和乾隆爷请来。 诗人,可以把自己的诗兴绵延到遥远的天际;音乐家,可以把自己的旋律寄予浩瀚的蓝天;画家,可以把自己的审美意趣张扬给五彩的云霞;书法家,可以把自己的激情宣泄给江河。但是,你尝试过没有,那柔美端庄、不同的风景韵味,波澜壮阔、烟波浩荡、薄雾弥漫、炊烟袅袅的微山湖,定能给予您不同的感受和灵感呢!? 其实,刚才提及的人,真正来过微山湖的,还只有乾隆皇帝一人。历史记载,康熙二十三年(公元1684年),乾隆皇帝第一次南巡,途径微山岛。当时,微子后裔殷重礼曾出迎圣驾,并献《微子墓碑记》。康熙帝见其对答如流,勉其才华,誉为“山中宰相”,并赐人参五两,丸药一瓶。 关于殷重礼的传说还有很多。其中,流传最广的就是他的《一字诗》了:一蓑一笠一孤舟,一丈长竿一寸钩。一曲一歌一樽酒,一人独钓一江秋。 再后来,类似的“一字诗”也见过不少,但都大同小异。至于孰先孰后,孰好孰劣,本人没作过深入考究,不敢妄言。 微山湖的美,综合了野趣与柔情的美。发生在微山湖畔被誉为“东方的罗密欧与朱丽叶”的梁祝故事,被视为世界传奇、爱情的绝唱。其实,类似罗密欧和朱丽叶、梁山伯祝英台的爱情故事,在微山湖地区,普通得简直不能再普通的,比比皆是,不一定都是那么“可歌可泣”。 湖区的人,男人粗壮彪悍,女孩儿温柔大方。尤其是湖上人家,由于生产生活和居住环境等方方面面的原因,客观上给男女青年提供了更多相互接触的条件。采菱打莲,莲池藕地相连。那富有诗意的生产活动间,女孩儿怀春,小伙儿“贼眉鼠眼”地这么一“撩拨”,好多事情的发生,就是不可避免的了。有一首流传于微山湖区的“打莲歌”,颇可说明一二:七八月来莲蓬香,哥撑船来妹打浆;莲蓬还没打满船,亲破妹妹的腮帮帮。 我想,梁山伯祝英台能不到湖上荡舟,摘荷打莲嬉戏?将那深情的吻,甜甜蜜蜜地印在船底抑或芦荡间和花丛里?由此想见,爱情若是那一湖水,波浪不惊,默默地,把一切都收在心底,藏在芦荡和荷花丛中,就像那一泓湖水,那当是更美。 微山湖母亲的爱,是大爱。爱自己的亲人,爱自己的儿女。把博大的爱,千百年来义无反顾地播撒给了微山湖区的大地。 记得那是中华名族难以忘怀的年月。正值微山湖百年不遇的大旱,湖水干了,母亲湖,哭也没有了泪,各地不断传来饿死人的消息。实在也拿不出什么让儿女充饥了,母亲就把“茅草藜子”,“苲草菱子”给儿女们充饥,救活了几十万微山湖母亲的孩子------ 想到微山湖,由不得也想起了我的娘亲。记得是我17岁那年的一个夜晚,我要远行了。娘彻夜没眠,昏暗的油灯下,给我缝了一双鞋垫。千针万线,一针一针的叮咛,一针一针的耽念;一行行的泪水,一行行的祈盼。那一幕,半个世纪过去了,至今恍若眼前,还是那么亲切,还是那么温馨。叫我永世难忘,铭刻在心! 友人问我,假如生命再给你一次新的轮回,你愿意在哪儿?我坚定地回答:美国的华盛顿、英国的伦敦、法国的巴黎,我都不去!我愿意将我的终生托付给美丽的微山湖;愿意做个自由翱翔的鸟儿,永远筑巢在美丽的荷花荡、芦草丛中!永永远远不再离开我的母亲。 因为,微山湖是历史的湖、美丽的湖、圣洁的湖,我的母亲湖。我爱那一泓水。